点击关闭

银川贺兰山-7524次列车经过的许多矿区都只见矿山不见人-泸溪新闻网

  • 时间:

台风路径实时发布系统

如今,在這趟當地走親訪友的列車上,父輩常帶著兒孫來坐,想讓他們記住這是童年,同樣也是開往家的方向。

因為沒有站台,彼時列車每到一個站點,他們都要在車廂門口放好木梯,遇夜晚,還得提着馬燈照亮乘客腳下的路。「你看,車外環境變化更大。」轉過身來,與洪靜雲同行的劉玉霞接話道,7524次運行的線路由於地處賀蘭山與烏蘭布和沙漠交界處,所以當年從大武口站開始,鐵路兩旁就布滿了連綿的沙地。「風吹沙石跑,遍地不長草。這是我們當年形容沿途『風光』的順口溜。」劉玉霞說,當時是蒸汽機車,加上外面沙塵大,列車窗戶常是黑的。經過隧道時,臉還會被煙氣熏黑。

上紀70年代就在7524次列車上擔任列車長,如今已66歲的她當天與記者一起重返列車追憶青春,「不管是車裡還是車外,都變化太大了!」她說,現在車上保溫設施更好了,木椅也變成了軟座,當年廁所沒有保溫設施,一到冬天就結冰,經常要用鋼釺砸冰,有時還會被大便濺到一身。

過去列車員手工清洗車身(央廣網發 銀川客運段供圖)

發現最美鐵路·重走絲綢之路|開往賀蘭山深處的「慢火車」:票價低至1元 線路近半世紀未變

為解決煤礦工人的出行需要,7524次列車開始運行,成為該線路上唯一的普客列車,連接起礦山和城市。

車上不少上了年紀的乘客,體驗乘車重溫舊日時光。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海拔相差1000多米,途經農田和戈壁灘,銀川至汝箕溝僅143公里,行至全程卻需4小時。可群山之中,這是僅有的交通工具。車廂沒有空調,只有頭頂上懸挂的老式電風扇在吱吱地轉,車窗不上鎖,可隨時開窗感受西北大漠。記者登車體驗彷彿穿越到了上世紀90年代,喝水、供暖全靠鍋爐,到站提醒仍需列車員喊話報站。

5車廂,1號座,53歲的耿培雲毫無遲疑徑直地走到車廂靠窗的第一個位置,落座。30年,這幾乎成了她的「專座「。在距離銀川幾十公裡外的大武口,耿培雲的店鋪就設在那,來去頻繁,從未間斷。「票價才9.5元,而且能停到門口,再方便實惠不過了。」她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大巴車票往返26元,且兩邊汽車站離店鋪很遠,還要倒兩趟公交。

這趟車上的列車員,還有一項比較特別的工作,就是及時清理車廂內的煤灰。「因為這條線路是『烏金之旅』,遇上颳風天氣,很多乘客上車時都會自備一塊毛巾,坐下之前先擦擦座椅,如今還有乘客保留着這樣的習慣。」耿培雲笑着說。

但他們可能並不知曉,7524次列車,過去因煤而開。

可當前,我國正在化解煤炭行業過剩產能,寧夏石嘴山地區的許多煤礦逐漸關停並轉,員工也被分流安置。7524次列車經過的許多礦區都只見礦山不見人,很多售票點也已取消。「現在礦區上車的人明顯少了,更多的是在城市之間往返的乘客。」列車長時愛玲告訴記者,以前上車要站着,現在上來就是「卧鋪」。

但每逢雨雪天,汽車進不了山,這列火車還是會「爆滿」。

沿途13個車站、75個涵洞、52座橋樑、13座隧道的名字,何處會顛簸,哪裡風景最美,洪靜雲都依稀記得。

「那時火車購票還沒有實行實名制,我們就提前準備好一些車票,否則兩站之間的距離太短,補票根本來不及。」她作出一個形象的比喻向記者描述彼時乘車「火爆」的場景:」湧出來的旅客,就像電影院散場后一樣。」大到昨晚央視新聞聯播里的世界格局、小到還在各自嘴巴里回味的早餐,每次乘車她都能碰到工友,不比現在很多旅客抱着手機,耿培雲更懷念與老熟人聊天打發時間的車廂氛圍。

火車經過的礦區、山區(央廣網發 銀川客運段供圖)

「有時車到了大磴溝,運氣好的話可以看到成群的野生駱駝。」11點,經過4個多小時的顛簸,列車即將到達終點——汝箕溝。青年作家柳元每次和弟弟回大武口老家,也選擇坐3元錢一張票的綠皮火車。他說,每逢節假日這趟車總是坐得滿滿的,「晃晃悠悠地前行,像是漸漸遠離都市的喧囂,回歸平淡的生活」。柳元尤其喜歡置身其中的感覺:舒適又便宜、懷舊又文藝,引人思緒萬千。

經過六次提速,眼下我國已經步入高鐵時代,平均時速三四十公里的「綠皮車」恰如慢鏡頭般,穿行在偏遠鄉村的「最後一公里」。即使在沿海地區坐過高鐵和磁懸浮列車,耿培雲說這仍是讓她這輩子最難忘的車,早已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「坐高鐵時我跟人聊天提到我們這列火車,別人不相信,說哪有這麼便宜的、哪有這麼慢的。」她難掩興奮地與記者分享道,在這列火車上,她與不少列車員都成了朋友,平時不在列車上見面也會打招呼。

列車票價至今未變。全程9.5元,最低1元,兒童票0.5元。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但這列小慢車的「亮點」剛好滿足她的需求:逢站必停、當天往返……是當地名副其實的「鐵路公交」。

除了像耿培雲一樣往返通勤的旅客,也有不少外來遊客坐上這趟綠皮火車,感受「慢火車」帶來的文藝浪漫。

7524次列車由銀川始發,途經暖泉、石嘴山、平羅、大武口、大磴溝、呼魯斯太、白芨溝,11:16到達汝箕溝,當日往返。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車窗外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列車員正在為鍋爐添煤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大磴溝、白芨溝、汝箕溝……列車經過的許多站點與「溝」字有關,也與礦區有關。最鼎盛時,礦區里居住了10餘萬人。地處中國西北的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有着豐富的煤炭資源,是國家「一五」時期布局建設的十大煤炭基地之一,是享譽中外的優質「太西煤」產區。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,賀蘭山下一些大型煤礦相繼建成。據蘭州鐵路局銀川客運段介紹,1971年,有着「太西煤走廊」之稱的包蘭鐵路支線——平汝鐵路建成。

紅褐色的丘陵綿延不絕,嶙峋的怪石遍布山坡,列車在山溝里蜿蜒前行……幸運的話,還可見到吃草的野山羊,記者隨車一路遠行,好比置身於一部西部文藝大片之中。

比起那些風馳電掣的高鐵、磁懸浮列車來說,這趟綠皮火車就如同電影中的慢鏡頭,讓人忍不住去咂摸生活中過往的滋味。在「哐當哐當」的列車聲中,耿培雲也打開了話匣子。在開設店鋪前,她就在礦上上班,負責為工人分發礦燈。「當年我去礦上報到的時候坐的就是一趟只掛了5節車廂的客運列車。「據她回憶,蒸汽機車在賀蘭山山闕上蜿蜒爬行,發出震耳欲聾的排氣聲震撼着山川河谷,彷彿整個大山都搖動起來。那趟列車雖然只有5節車廂,但由於坡道陡峭(一般來說,鐵路幹線的坡度大概是6‰-12‰,但平汝鐵路的坡度已經達到了20‰),列車的速度一直很慢,有時候感覺就要停下來了。

清晨7點15分,天剛擦亮,從銀川開往汝箕溝的7524次列車便緩緩駛出站台,將沿着賀蘭山脈蜿蜒而行。眼下的大西北早已進入秋涼節奏,稀稀拉拉上車的乘客迅速分散到各節車廂,年輕人忙着補覺,上了年紀的旅客則拿出備好的早餐,頭轉向車窗外慢慢享用。

實際上,耿培雲乘坐的並不是一趟普通的綠皮車。「服役」了近半個世紀,目前為國內「最高齡」列車,且依然循着半個世紀以前的足跡,沿包蘭線至石嘴山車站,向西北進入石嘴山市石炭井礦區,隨後向西折入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左旗,最後再回到平羅縣汝箕溝鎮。

「老爺子好!」「您別著急,好謝謝您!」「上班兒去啊?」很多人上車時會和時愛玲互相問候幾句,聊天的熟絡程度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親戚或老同學,但實際上往往都是常坐車的老乘客。「這趟車滿員可載636名乘客,因為是沿途通過銀川、大武口的唯一一趟鐵路公交,所以每到周末基本都是滿員。」時愛玲說。

今日关键词:新版人民币发行